眸赶湛
芢熱ㄩ辣氈須華翋 眕摯郔陔侐侁朣湮咯
蠟垀婓腔弇离ㄩ忑珜 > 厙蚻 > 淏恅

須華翋苤蚔牁,壽衾羲桯厙釐弝泭誹醴翋厥侜隒童佯飄痚逽延騵併

釬氪ㄩ惄靡 懂埭ㄩ眸赶湛芊﹍梪琭2019-07-22 18:09﹛梓ワㄩ
  • 眸赶湛330嗣爛綴ㄛ蔬昹睿怢俜腔薊炵眒祥婬岆條笰銃唌╮區鉖撲尕痋悵炮鑫ё躉砥Ⅵ乘繭躅鄘鷞紮瞴ㄐ﹛◇鯪硩牴刈妗矷ㄐ﹛_褲除珀捏衵挩食皛挪疝2掉契憛2捱黕憛Ⅹ撟驕荂Ⅰ鬚蟫鯜纖滂做寎妏帟除乖捏蚘索痑延6沭儕こ藏蚔盄繚ㄛ赻說〦冼躂偎7湮濬ㄛ24跺價掛濬倰ㄛ100嗣跺妗极劓萸ㄛ勍嗣劓萸眒冪蠆汒漆囀俋﹝

    2015爛儂部え⑹瑤諾莉珛莉硉芼ぢ710砬啋﹝﹛﹛涴珩岆坻蚚珨汜犛俴腔煖須醴梓﹝植荎倯垀獗謹肮ㄛ善笲侕假鬈蟝皜舝甚普銃鉭迕輮衲皕鶳勣觼鍰郖腔磁釬淏宒葆絊妗犛﹝

    呴覂佸б魂阨す腔枑詢,埣懂埣嗣腔窊こ堤珋婓佸З馨魂笢,む笢鞠跺瞄朊載岆掩ロ模勀誧垀炰乾﹝植奧淰℅刳酷弊鏍絨瑤諾刱捱芺牬繭堭ㄣ碻刳酷瑤諾ん第﹝伬輿秏滅勦斪婓22揭笭萸鳶玸⑹蕞ヶ蚺滅ㄛで鏢29れ鳶婐ㄛ呁豻2れ鳶婐鳶①眒價掛腕善諷秶﹝

    珋妗笢憩迵ちち壽炵憤疑腔絆屾煉ㄛ婓哫換え笢ち炱薊忒蕨祜桲輩勛溯奀麥譎忒儂ㄗ蚔牁ㄘㄛ妏む湮峈踡桲ㄛ蠍侀埣矬謁俷磉絰扒站樓ぶ渾﹝で親齪《鳥知道》作者:丁利出版社:團結出版社《鳥知道》是一部生態散文集,品讀它,就像是在中國東北的原野和鄉村走過,那片土地上自然與人文的「生態變遷」會在眼前一一浮現,帶你撫摸一個作家的生命履痕、感受他滾燙的心跳。真切:故鄉的人和事作者筆下的人和事,飽蘸蚇@郁的黑土特色。《草味瀰漫的村莊》寫了四個章節,單看名字就十分吸引人:《瓜窩棚》《毛毛道》《西河捕魚》《撿柴四季》--不論是瓜窩棚裡的童年,還是毛毛道上幾家人的離合悲歡;不論是帶虒{味的水草瀰漫夢鄉,還是大朵大朵的秸稈與柴草,當從作者筆端傾瀉而出的時刻,帶蚨◇〞熄m土氣息,讓人感到真切自然,過目不忘。這是作者在散文創作中強烈的本土意識的充分體現。這首先得益於作者對黑土地特色的深刻理解與準確把握。「冬天的北崗子上,我和二坤子手戴棉手悶子,腳登膠皮靰鞡,一根根撿拾地上遺落的玉米秸稈。不多時,就不冷了,腦袋開始冒汗,熱氣騰騰的,我們乾脆把棉帽子扔在地頭......」北崗子、棉手悶子、膠皮靰鞡,這些事物具有鮮明的東北特色;「乾脆把棉帽子扔在地頭」這樣的場景對於沒有東北農村生活經驗的人來說,是寫不出來的。這部散文集耐讀,就正是在於作者從幾十年的東北黑土地上的生活經歷中,準確地找出最具代表性的事物,用近乎白描式的刻劃,呈現給讀者。作者行文「景」、「情」、「人」、「事」的水乳交融,是對於故鄉事物描寫的另一個特色。比如,寫捕魚,作者沒有停留在環境的對比性描寫,而是利用「人物」和「抒情」,把故鄉的事物更鮮明地凸顯出來。勾芡好的湯、活蹦亂跳的魚,它們背後的男人和女人,以及那「自然之美」的河水,蚞奶ㄕh,卻讓人真切地沉浸在鄉野中淳樸的自然美。真誠:對時代的深沉思考優秀的散文作品,一定要有時代的情懷。這首先需要作者有真誠的創作態度和一顆真誠的心。首先,作者將自己的人生與命運融入了時代的變遷。作者從民辦教師到電台記者再到作協主席,從農家的窮孩子到為人夫、為人父,從村落到鄉鎮再到縣城、省城,從土房到洋房,作者用「住房」這條線勾勒出變化中前行的人生,也刻劃出時代發展的大潮中平凡人家的幸福變遷。在敘事中,作者沒有刻意的粉飾,沒有誇張的獨白,他把生活的一點一滴都當成是命運的賜予,用一顆感恩的心去坦然接受,向讀者展現出自我最本真的一面,從而大大增強了作品的可讀性。作者的真誠,還體現在面對當下社會人文的種種不足,作者沒有一味地批評和鞭笞,而是在自己過往的人生經驗中,汲取真與善、愛與美的養分,用真誠的文字感染和引導讀者深入地思考,向真、向善、向美。比如《門裡門外》、《棗紅馬》,作者講述了他和父親之間的故事。他用自己的經歷告訴讀者,應該如何善待老人、以盡孝道。比如《我的村莊我的母親》,作者寫了母親的草原、西河、鯉魚山,追憶他和母親相處的點點滴滴,字裡行間,除了親情之外,更有對珍視親情的追問與呼喚。這是作家在創作時的情感超越,深刻地揭示了時代發展與變遷之下人文生態的迷失,這樣的思考與追問,對於這個時代不僅必要,而且意義深遠。真實:細節之美《鳥知道》這部散文集,幾乎每一篇,都是用細節串成的。這也正是它的文字格外動人有力的重要原因。作者對於細節的把握,獨具匠心:「炕上炕下,一根根蛤蟆頭旱煙,小炮筒一樣,冒茈梫洁C抓到體壯成年馬的人家都眉開眼笑,笑嘻嘻離開;抓到老弱病殘馬的戶,有的罵咧咧,埋怨自己手氣臭;有的哭喪蚆y,摔門而去;有的媳婦跟在男人身後,指桑罵槐,嘰嘰咯咯出了門。」作者在接受訪談時曾說,他「筆下的親情充滿溫度,是因為他真實地觸摸過」,我想,觸摸過的真實,在文字中就是細節的張力與美。《鳥知道》這部散文集,是時代的鄉愁,是親情的縮影,是一個東北黑土地成就的作家在新的時代從故鄉出發的對真與美的追求。當我寫下這些文字,我彷彿又一次看見,那片熱土上的溫度和力量。■文:趙陽暮氪婓苺埶爵軗溼奀楷珋ㄛ苺囀跪膘耟﹜劓夤﹜繚齪脹ㄛ飲衄毀茬紲鏍逜恅趙杻伎腔梓妎˙羲扢腔昹紲悝汜蚳蚚絃泆ㄛ釱眛溘桽鐘⑹梛囑杻伎秶釬ㄛ笢俀絃珨薺偌桽10啋恮3跺粕饜溯梓袧彶煤ㄛ楛ㄡ尌槤床勛腕溫陑﹜羲陑˙昹紲悝汜腔咑忔ㄛ濮阨炵苀睿諾覃﹜炴畟儂﹜厙釐脹晞瞳汜魂督昢扢囥垓膩終做諄誨酵融縠役˙劂廎鑩媕忘床楷溫珨隅踢塗腔怷恀踢﹝

    蜆泆遜勤15跺赻膘炵苀輛俴蜊婖ㄛ妗珋賸吽晶奪炵苀迵綬控淉昢督昢厙腔姻碻肺芋忺躇埏岆怍弊弊卼腔樵習訰戙儂凳ㄛ潛蛹統眭淉岈腔笭猁眥孮﹝5堎28掁皈睍倒梛℅皈ご袼迠姿瓮邧虛淜ㄛ游鏍婓泬潔彶賃苤闔﹝

    ﹛﹛砉幛笣珨欴ㄛ跪華淏婓抻坰崋欴蔚鼠僕恅趙儂凳腔恅趙訧埭慾魂蚚逋﹝姘蜀薊肮奀忨軑卼苤誹脹300侒姘匐綻よ忒棑備瘍ㄛ忨軑忑飲瓟褪湮悝哫挕瓟埏摹淖褪脹200跺等弇姘匐綻よ摩极棑備瘍﹝珩疑ㄛ暫輔輒唌偏晷ヾ悵狠衃臍斯渾韁襠腔載嗣頗岆※楠嬴§賸﹝

    鍚俋ㄛ勤衾埻陬歎掀誕腴腔陔夔埭曾萇雄イ陬ㄛ婓悵硉薹源醱載腴腕※褫蟒§﹝﹛﹛笘隴梵岆綬鰍す蔬芄派悵馳都凰窶弮衱邿馱觼綻濂ㄛㄠㄨㄢㄡ爛樓鄵邿僕莉絨﹝偶璃婓輛珨祭淈域笢﹝

    觼珛蚚華腔崝樓翋猁岆蚚衾汜莉襄妘睿熏遄め齪蚔牁狟婥﹛﹛掛惆暮氪挔窀磌恅/扜麼勍議珨毞ㄛ扂蠅褫眕戺陑腔婓陬爵艘陔恓﹜芃峚痔﹜俙蚔牁﹜湖謏阯ㄛ朼祫瘓戚苤嬴賸﹝

    ﹛﹛肮奀ㄛ喃煦堍蚚※誑薊厙+§撮扲忒僇ㄛ羲桯衿嫁斐陔匼欱諒郤ㄛ棻輛衿嫁腔扦頗俶楷桯ㄛ竘楷衿嫁勤苤悝汜魂腔砃厘ㄛ堆翑衿嫁妗珋植衿嫁埶善苤悝腔す恛徹傾﹝植ぜ撰厙桴跤堤腔啋匼桶笢ㄛ褫眕艘善▲伔躂3◎鳳ぜM撰翋猁腔埻秪婓衾惟薯﹝婓28呡腔呤襞艘懂ㄛ涴甜祥岆坴夔劂諉忳腔俴峈﹝

    蝜祥麥狟陑懂蚰邈妗ㄛ婬疑腔醴梓ㄛ婬疑腔懦芞ㄛ珩硐岆噩笢豪﹜阨笢堎﹝汔撰ㄩ植※媼峎§善※峎§﹜剞妗勤諉載儕袧﹜載嗣芫萸賤樵絳瑤蔚祥躺枑尨闡沭繚黑ㄛ遜蔚枑尨菴撓沭陬耋黑˙夤艘劃畟眻畦ㄛ褫眕嶺輪艘善畟督衄羶衄嶺佪れ⑩˙婓扦蝠す怢奻ㄛ迵о衭360僅弝け蝠霜##〞〞厙釐岍賜植※媼峎§汔撰善※峎§﹝﹛﹛衄煦昴備ㄛ藝弊⑹郖煦趙樓曄肮冪撳賦凳淏婓楷汜腔曹趙衄壽﹝

    綴楊弊俓應兜鼠侗扠③楊埏憩竅縐佴鼠侗﹜蜓褫鼠侗﹜麻屾Ч岆瘁凳傖н漲扡偶蚳瞳使俴酕堤窒煦瓚樵ㄛ甜瓚鍔む礿砦н芋ㄐ﹛﹛2019誑薊厙絃窊俋闖庈部爛僅軘磁煦昴◎隴煦董鬕炸證窲睊痡振鶬佸植諻Ⅷ懭怓睆牬鯢げ秘鹹臏蒘觝輮趼趙董夔ㄛ淕跺掛華汜魂督昢俴珛植換苀棉惟腔霜講彶賃笢摯奀蛌旯ㄛ羲宎衱珨謫腔Ч麩崝酗﹝森ヶㄛ觼馱絨笢栝眒憩※蚥趙茠妀遠噫芢雄翩艙莉珛詢窐講楷桯§翋枙ㄛ婓奻漆﹜碩鰍俇傖翋覃旃﹝

    跦擂澈弊栝俴7堎楷票腔▲2017爛陳珅冪撳崝酗薹芢聆賦彆◎珆尨ㄛ2017爛陳珅妗暱弊囀汜莉軞硉(GDP)誕ヶ珨爛眈掀熬屾賸%ㄛ熬苤盟僅岆20爛眕懂郔湮腔珨棒﹝め齪蚔牁夥厙﹛﹛Ш婓※拻珨§ヶㄛ庰懂イ陬衾4堎30梑匱銩3撕棶蔥鰷朣廜備ㄛ※陬謙婓冞党ヶ菁攫崠冪婈忳徹旆笭袉僻ㄛ絳祡雄薯萇喀婦酘綴窒俋褲迵濮敦撏鬊皛曹倛﹝婓涴繫傻腔奀潔囀膘蕾珨杶準都俇囡甜й翩艙腔蝠眢极炵價掛奻岆祥褫夔腔﹝

    玿抶潔ㄛ橾栦崠桶尨ㄛ洷咡湮模咭賸赻撩ㄛ咭賸※茬凅疑芊探衋斯贏尌╯活偏虮Л疑赻撩腔欳荌氶ㄐ﹛﹡呁禍蹐怢俜袧掘党蜊謗偉眈壽沭瞰ㄛ壽衾帤冪勍褫腔翻訧楠遴塗僅ㄛ徹瓜12勀祫60勀陔怢啟ㄛ珋婓覃淕傖5勀善2500勀腔陔怢啟ㄛ楷晟侒蝥恇擘菇縑﹛●艞睡疰ж咡鏍輛絨絞擁夔劂鴃婌莞壺裁杶婓翻訧旯奻腔忒鍙﹜褐趨﹝絞誨炸竟邯葬窒藷騰祫衾宥蝏嶂炮模肪酕ч爛攬衭腔眭陑芊〥鉔篧尤鰽饑陑芊

    須華翋苤蚔牁,壽衾羲桯厙釐弝泭誹醴翋厥侜隒童佯飄痚逽延騵併

    呤膘濂跤赻撩湖ァㄩ諒絳勦岆鑠欱嘎補腔華源ㄛ諫隅衄扂囥桯亳霾鰓駉芋坴痺伎啞薵﹜隴薠薳喘ㄛ祥砉扂蠅砑砓笢腔紲鏍﹝艩B倞侘こ祥婬砅衄濂こ蚥需腔淉習ㄛ蔚勤楷俴佽躂個玨汜珨隅荌砒﹝

    假屢跼獗善妘斻湮呇葭晞佽ㄩ※斕崋繫夔秪峈坻岆扂嫁赽ㄛ憩佌赻嗣跤坻珨跺犓儸ˋ斕眭祥眭耋嗣屾馱侀撒像埴跼汁堧縑採ё輕鯞次腓啦ㄛ燴眻ァ袕華毀恀ㄩ※假擁酗ㄛ扂艘善滯赽塒腕婓嶼僵眊爵潯勛腔ㄛ陑爵忳祥賸ㄛ涴躲岆祥岆斕嫁赽衄伅壽炵ˋ奧йㄛ涴跺犓岆扂腔隅講ㄛ扂堋砩跤滯赽勛ㄐ§涴跺部醱ㄛ鍔婓部腔侕捕硌迠砥岆涴欴ㄛ陓芺闡爵遜蚚植岈汜莉櫛雄﹝侐侅臕朣姜`錄復刊《美術家》刊登首篇文章編按:《與時代同行:跨越百年的中央美術學院》為《美術家》復刊首期第一篇文章,此文作者為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他亦是《美術家》雜誌的特約顧問。今期特別將文中部分內容節選呈現給讀者。1918年,中央美院的前身,中國第一所公立美術學府--國立北京美術學校成立,開創了中國現代美術教育的新紀元。在蔡元培先生「以美育代宗教」理念的宣傳下,一大批美術先賢以新文化的理想開拓新式的中國美術教育,開始文化啟蒙的實踐,面向社會普及美育。鄭錦、林風眠先後擔任校長,陳師曾、李毅士、聞一多、徐悲鴻、齊白石等名家任教,他們篳路藍縷,弘揚傳統,引進西學,傳播新知,使美術人才的培養進入民國教育系列,也將「美」的魅力傳佈到社會。1938年,在抗日戰爭的烽火歲月裡,魯迅藝術學院在延安成立,在毛澤東文藝思想指引下,延安的美術教育開闢了人民美術教育新的階段。江豐、胡一川、古元、羅工柳、彥涵、王式廓、王朝聞、張仃等藝術名家懷抱革命的理想奔赴抗日前線,記錄反映中華民族浴血奮戰的場景,描繪表現抗日民主根據地的風貌,形成了藝術結合現實和為人民服務的革命美術傳統。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後,徐悲鴻先生赴國立北平藝專任校長,集合吳作人、蔣兆和、董希文、葉淺予、李樺、滑田友、李可染、李苦禪、龐薰l、王臨乙等眾多藝術同仁,在美術教育上成為陣營之盛。在20世紀前半葉艱苦動盪的情勢中,我們的美術前輩們始終堅持文化理想,把具體的美術專業人才培養、美術創作和反映社會現實、彰顯民族精神緊密聯繫在一起。新中國成立以後,國立北平藝專和從延安走來的魯藝「美術」隊伍這兩支強大的美術教育力量匯聚在一起,於1950年4月1日正式成立了中央美術學院,毛澤東主席親自題寫校名,徐悲鴻擔任首任院長,從此,中國美術教育事業進入了正規發展的新時期。在中央美術學院百年歷史中,培養出一大批德藝雙馨的優秀人才,也創作出大批優秀的藝術經典,使美術成為了中華民族精神文化組成的部分。作為美術創作的國家隊,中央美術學院師生的創作成果是中國美術現當代史冊中優秀的篇章、許多作品已成為耳熟能詳的經典,例如徐悲鴻的《田橫五百士》、《徯我後》、《愚公移山》等大型主題繪畫,以悲天憫人的情懷和真切的情感表現了民族的危難與抗爭,也真實表現了老百姓生活疾苦;新中國成立後,油畫《地道戰》、《開國大典》、《狼牙山五壯士》和《人民英雄紀念碑浮雕》等革命歷史主題創作開創了現實主義美術之路,表現了中華民族奮鬥史詩中的英雄形象和人民風采。此外,新中國的國徽、政協會徽、人民英雄紀念碑浮雕、人民幣和很多大型公共藝術的創意設計,也是中央美術學院的藝術家設計完成的。這些設計表達了人們對國家和民族的深厚感情,成為國家形象的載體,為人民群眾喜聞樂見,充分發揮了美的作用。今天,中央美術學院在藝術創作與研究上依然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採取多種方式引導師生深入生活,參加國家重大主題創作和社會文化藝術的專案,例如持續組織「中國夢.勞動美」描繪勞模活動,參與2008年北京奧運會、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藝術設計,開展「一帶一路」創作與交流等等,用美的創造服務社會。■文:張夢薇

    ﹛﹛厙奻萇赽枑蝠睿萇赽机蠶霜最﹛﹛扠③剆旭椎梛÷彼鉧砦垓撐鰍鉆婽蟠貔昢硌鰍猁⑴ㄛ腎翹碩控吽狻こ潼飭奪燴擁淉昢厙桴腔※厙奻俴淉机蠶督昢炵苀§(厙硊ㄩhttp://:8080/qiye)籵徹蚚誧蛁聊﹜沓惆扠③陓洘睿枑蝠萇赽扠③第蹋輛俴厙奻扠③ㄛ甜勤萇赽扠③第蹋睿杅擂腔磁楊俶﹜淩妗俶﹜衄虴俶蛹孮﹝﹛﹛芼堤瞳鏍需鏍ㄛ蛁笭剒⑴絳砃﹛﹛峓た鮸※ほ衄§猁⑴睿※拻俶§剒⑴ㄛ眕淩①轡刵耀皆埸昢擄鏍陑﹝儅憤羲桯鼠祔魂雄ㄛ翋雄統迵罺婐﹜痴げ﹜噹橾﹜翑悝﹜痴黤魂雄ㄛ儅憤隙嚏扦頗﹝

    • 黍俇涴う恅梒綴ㄛ蠟陑①蝥峉
      • 0
      • 0
      • 0
      • 0
      • 0
      • 0
      • 0
      • 0